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 A+
所属分类:旅游路线

什么鬼地方?

朋友问:“你去哪里玩?”

我一脸严肃地回答:“纳~米~比~亚”

百分百问号脸:“纳米比亚?在哪里?”

认真解释:“在非洲,紧挨着南非。”

还会有人对我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但我再也没办法给你解释南非在哪了。

只有公证处的人说了一句:“又是来办纳米比亚的。”

其实,我刚看到行程介绍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是什么鬼地方?”感觉挺神秘,但粗粗看了一眼,不是我的菜。红沙漠?非洲沙漠只知道三毛加持过的撒哈拉,埃及行已浅尝,其他无感。红泥人?被国内民俗项目忽悠的我,从此与什么人、什么村之类敬而远之。大草原?我知道肯尼亚的非洲大草原、东非大裂谷、动物大迁徙,还有海明威老爷爷的乞力马扎罗。所以,我果断选择了心仪已久的肯尼亚。

造化弄人,还沉浸在对肯尼亚的美好憧憬中,传来了无法预定伊丽莎白女王下榻过的树顶酒店,行程取消的消息。凌乱中,改订了南非的行程。而南非的行程是紧跟在纳米之后,无缝连接着的。夫人一句;“已经绕了半个地球跑那么远,随性把纳米也一起去了吧。”“对哦!”纳米就这么神奇地一头扎进了我们的行程单。

既然订下行程,我再次仔仔细细地研究起纳米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纳米居然和南非一起代表非洲,轮流做庄自由行圣经孤独星球的Top10。她拥有世界最古老的沙漠,世界最美沙漠星空,世界最大的岩画集中地,世界上海豹最多的海滩,世界上最多的火烈鸟聚集地,世界上猎豹最多的国家,地球上最干旱的山谷,地球上最高的沙丘,非洲“最原始”的部落……这个在中国隐姓埋名的国度,在西方可是赫赫有名,是个著名的摄影天堂。

日久生情,从不感冒,到好奇,再到期盼。心头的杂草越来越茂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空路漫漫

漫长的旅途从登机前的一杯冰淇淋开始,不愧是新航啊!还没上飞机就开始吃起来了,是不是预示这次又是一趟增肥之旅呢?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5小时的飞行后,抵达中转的樟宜机场。深夜蜷缩在候机室外的座椅上,利用机场的免费Wi-Fi办好了最后一程南非约翰内斯堡到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的英航值机。

接着又是10小时飞约翰内斯堡的航程,再好的服务也抵不上旅途的疲劳,一路在半梦半醒之间挣扎。最终,太阳公公终于追上我们的客机,把初升的第一缕阳光投进了机舱。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飞临南非约翰内斯堡

当迈出舱门再次来到宽敞的空间,深深吸口略带凉意的空气,精气神为之一振。非洲!我又回来了!

过了海关,沿着通道行进,完全没有预想中闯入他乡异国的兴奋,却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熟识感。快到出口时,突然领悟到这种回家的感觉是来自何处。原来一路走来,墙上都是工行的广告,一行行的汉字让我有种还未出行却已回国的错觉。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感觉回国了

在约翰内斯堡转机,到此行的目的地温得和克。我们必须先进海关取行李,然后排队换登机牌、办托运,再出海关候机。可以说是闪游南非。要到纳米比亚,一般都需要在南非转机,所以除了纳米的签证,南非签证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你回程还要途径南非,还要入关、出关一次,所以要办两次的南非签证。否则你只能有去无回了。万幸,南非签证办一次和两次是一样的手续,只需要在申请单上勾对即可。

说起签证,还要吐槽一下。南非特别注重儿童保护,所以作为亲子游的我们就不得不去办一堆公证。搞得比去它曾经的宗主国英国还麻烦。纳米又曾是南非的殖民地,所以也有样学样要求公证,好前卫的理念啊。

非洲的工作效率低,据说以前有次转机正好碰上罢工,办一张登机牌要耗上二十多分钟。结果硬生生拖成误机,随后再去改签又只有一个窗口,还得排上一条更长的队,好绝望!

所以这次特意给我们预留了五小时的转机时间,另外还联系了约堡当地一位华人老导游专门带我们办转机,可谓双保险。在老司机的带领下,我一环紧扣一环,在偌大的机场大楼间穿行自如,最终顺利进入候机楼。如果没有当地导游的指引,真不知道自己还要摸索多长时间,走多少冤枉路。

初识南非

空出大把时间,机场免税店走起。远远的,看到曼德拉大叔笑吟吟地坐在店门旁的长凳上,慈祥地注视着来往的人流。大家也并肩坐下,合个影、会心一笑。走进细观,居然是用藤条编织的人像,惟妙惟肖、形神俱备,不得不佩服非洲哥们的手艺。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一旁摊着的斑马皮,立刻唤起了对野性非洲的遐想。店里挂着羚羊皮做成的挎包,摸上去毛茸茸的、些许扎手,有一种要买回家的冲动。不行,旅途还没有正式开启,得管住手。

架子上排放着木雕,寥寥几刀,生动夸张的非洲姐妹就展现在眼前。木雕上的油漆经灯光一照,犹如乌黑发亮的皮肤,太传神了。

信步走上隔层,图腾柱、木雕家具乐器、羽毛蒲团。哪里是商店啊,简直就是一个袖珍博物馆。兴奋地拿起手机一通拍,引起店员侧目:“NOPHOTO!”

楼下传来咚咚的鼓声,转下来一看,一堆大小各异的非洲鼓摆在店门边。随手击之,响起浑厚的鼓声,越来越有非洲大陆的气息了。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羚羊皮包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出了免税店走向候机厅,途径哈根达斯柜台时瞄了一眼。咦?不贵!于是160兰特(相当于80元人民币)换来手中的一杯冰淇淋外加三个球,全然记不起超标的体重了。

坐到候机厅后开始大快朵颐,忽然感受到对面两个小朋友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这个大叔已经咬过了,你们就只能看看哦。腆着微烫的脸,咬牙把增肥之旅坚持到底。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吃完略带甜腻感的冰淇淋,看着其他航班的旅客鱼贯走出候机厅大门。凉风伺机灌了进来,赶紧裹紧外套,保护一下刚被冰镇过稍胀的肚子。无聊中发个朋友圈赚一把赞,顺手感叹了一下:“折腾一天多只是过境南非,等会还得坐飞机。”立刻有位老哥回了句:“都飞到南非了,还没有到目的地?你是要走出地球吗?”好吧,我错了。我只是厌倦了无休无止的飞行。

我来了,纳米!

千辛万苦赶到南非,又匆匆离开,再接再厉两个小时的飞机。从机窗望出去,大地已经变成了加上点点暗绿的荒原。纳米比亚,我终于到了!

作为南非曾经的跟班,纳米直到1990才获得独立,以前有个紧跟老大的名字—“西南非洲”。纳米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有风之谷的含义,是不是脑海里浮现出宫崎骏动漫的清秀画面?其实风确实挺大的。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温得和克机场也有一个迷你免税店,隔着玻璃柜拍了张人偶,一贯的简洁传神。

正真跑在通往温得和克市区的柏油路上,发现并非是空中看到的那片荒芜,大地上覆盖着连绵的草丛和灌木,还有狒狒偶尔窜出路边。旱季的草丛随风伏倒,一簇簇毛茸茸的棕黄色草,酷似非洲雄狮身上的鬃毛。多看两眼,手掌中仿佛有种柔柔的、暖暖的感觉。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

温得和克集中了纳米五分之一的人口,厉害不厉害?其实还好,总共才40多万人,整个国家的人口密度只比垫底的外蒙高一点,屈居亚军。我们到达市区时,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车子也看不到几辆。整个温得和克建在连绵不断的小山丘上,看不到太高的楼房,像一个小憩中的乡间小城。总统府占据着其中一个小小的土丘,大巴从旁开过,不起眼的围栏和绿树把里面的建筑遮得严严实实,只有围栏上的金色和徽章宣示着自己崇高的地位。

穿过市区,很快来到酒店,里面还包含了一大片高尔夫场地。导游说在纳米人和动物相处非常和谐,说不定你在这边挥杆击球,羚羊就在那边啃着嫩草。

入住酒店还遇到了一个惊喜。我们原来一家三口订了一间大客房,结果酒店觉得让一个超过十二岁的小朋友跟父母挤一间房是不人道的。于是小家伙免费得到一间单人客房,灿烂的笑容绽放在小伙子脸上,拉起箱子找自己的房间去了。办签证时还嫌牵涉小孩的公证手续太过繁琐,没想到西方的某些理念在这里被放大发扬了。当刮目相看!

好了,安置完行李,漫步在客房外的花园中,疲惫不再,舒缓、期翼中,我们的纳米神秘之旅即将开启!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酒店花园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奇花

风之谷,我来了!  —  邂逅纳米比亚(一)异树微笔记

·旅行时间:2018.8.3~8.4

·纳米随笔

风之谷,我来了!—邂逅纳米比亚(一)

……

·埃及游随笔—寻梦埃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