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 A+
所属分类:旅游路线

天数:8天 时间:3月人均:6000元和谁:一个人
玩法:人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圣墓教堂耶路撒冷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阿卡小城)

在连接中国到西方的商业通道上,有着许多著名的据点,比如楼兰、喀布尔、巴格达,大马士革等,经过千百年的演变,或消失,或重生,有的成为现在的国际大都市,有的只能在历史书上找到只言片语,但它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马可波罗走在阿克里(Acre)的街头,踩着石板路,旁边都是穿着异国风情服饰的人们,不时躲避过往的驴车,头上顶着盛满烧饼簸箕的小贩愉快地穿行,前方三三两两的穿着胸前配有十字长袍的骑士缓步走来,对于第一次踏上东方土地的马可而言,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像全世界各国的青少年一样,只有17岁的他热情、勇敢、求知欲旺盛。

阿克里(Acre),就是现在以色列北部城市阿克(Akko),中国人称之为阿卡。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马克波罗)

一个全身黑服,面部都包裹着纱巾的女人和马可擦身而过,仅露出的蓝色大眼睛深深凝视了一眼年轻的马可,不禁让马可一阵发窘,这个未踏出威尼斯王国半步的年轻人从未见过这种装束的女人。

“这是撒克逊人,孩子”他的叔叔马窦看出了马可的疑惑,中世纪的欧洲人把中东地区的游牧民族统称为撒克逊人。

“他们也是基督的子民吗”?马可好奇地问。

“不,孩子,他们是默罕默德的子民”。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阿卡是马可波罗走向东方的第一站,《马可波罗游记》记载:马可的父亲尼古拉和叔叔马窦受忽必烈委托,要带给教皇一封信,并为忽必烈取耶稣墓前长明灯里的灯油,波罗两兄弟到达阿卡时,听说前任教皇已经去世,新任教皇人选问题正让几个枢机主教吵的不可开交,两兄弟见暂时没有结果,于是回到了威尼斯。几年后,急于完成任务的两兄弟带着年轻的马可波罗又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从威尼斯乘船走地中海,第一站就来到阿卡,拜会了教皇派驻在阿卡的代表,代表遗憾地告诉他们,新任教皇依然没有选出,他们只能先去圣墓教堂取灯油。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教皇接见波罗兄弟)

马可三人在耶路撒冷取了灯油后,正准备继续前行,却被代表派人追回,原来这个代表当选为新任教皇。于是,马可三人立即返回阿卡,接受了新任教皇的祝福,并带着教皇写给忽必烈的信件和礼物启程了。

住在阿卡的主教,在历史上屡屡现身,早在哈丁战役时,当时的阿卡主教就扛着真十字架鼓励十字军与萨拉丁的穆斯林骑兵血战,最后十字军全军覆没,阿卡主教也被杀死。美国电影《天国王朝》里,对这一战役有描述。

阿卡因为地理原因,成为巴勒斯坦地区历史舞台上的主角。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阿卡海门沿线)

为了从异教徒手中解救圣城耶路撒冷,十字军骑士们已经进行了100多年的战斗,而阿卡毗邻地中海,又处在安条克公国到耶路撒冷王国的咽喉处,无论从海上,还是从陆地,都凸显出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它既是商业中心,又是战略要地,于是被十字军选中作为进攻圣城的基地,所有的兵员、物资都从这里出发,前往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地处内陆沙漠地区,干旱炎热,以中世纪的运输能力,大规模军团的后勤保障工作非常困难,而良好的后勤保障又是取得胜利最重要的一环。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即使在几个世纪后的二战时期,美军在欧洲的登陆作战,都是一个繁琐缜密的工程。黄仁宇先生曾就读于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提及学校曾以“法国设想情况”和“九州设想情况”为课题让学生研究。法国设想为诺曼底登陆后的作战计划,九州设想为借鉴在法国的实际作战经验,拟定日本登陆作战方案,特别是后勤补给,兵员运输的计划。

现代化的作战方式,是以政府机构统一调配资源来提高作战效率。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阿卡骑士城堡)

中世纪欧洲的征兵,和《木兰辞》里表现的中国兵制一样,“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所有作战设备都是战士自行配置,而各领地的领主,也分别带着自己的骑士参加战斗,多则几百人,少的只有几十个人,没有统一的资源配备,带的钱花完了,就纵兵劫掠,因此和君士坦丁堡的关系也就非常糟糕,寻求帮助也就不可能了,而领地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欧洲,更是鞭长莫及,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后勤可言。于是,十字军的作战方式,基本就是走一步看一步,顺利时势如破竹,失利时就狼奔豕突。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阿卡陆门)

正因为十字军的后继乏力,导致耶路撒冷的争夺战成为了拉锯战,而阿卡因为地理的便利,成为基督徒眼中必争的战略要地,第三次东征时,勇猛的“狮心王”理查从萨拉丁手中抢回了阿卡,最后仍然力有不逮,被迫和萨拉丁签订协议,划分势力范围。基督徒的势力只包括巴勒斯坦沿海地区,首都就定在阿卡。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萨拉丁,这个基督世界的劲敌,虽然丢掉了阿卡,却依然成为穆斯林的英雄,值得一提的是,萨拉丁是库尔德人,这个深受土耳其人阿塔图尔克和伊拉克人萨达姆迫害的民族,而且直到现在都深受迫害的民族,出了这么一个英雄人物,萨达姆曾经自称是现代版的萨拉丁。

马可波罗临走时,又回头眺望了一下阿卡古城,城墙上的十字军旗帜在飘扬,骑士城堡上的十字架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金光,从此他就告别了基督王国,进入异教徒的领地。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让马可波罗想不到的是,仅仅在他离开的20年后,阿卡,这个基督世界在巴勒斯坦地区最后的桥头堡就陷落了。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骑士城堡大厅)

在昏暗的骑士大厅里,密密麻麻跪着身披铠甲的十字军骑士,阿卡主教正在给他们祈祷。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的骑士们,终于团结在了一起。这三大军事团体难得这么同仇敌忾。让他们团结一心的原因是,穆斯林又兵临城下,这次对手换成了埃及的马穆鲁克军队,马穆鲁克这个新兴的军事集团,打败了不可一世的蒙古人,虽然旭烈兀因为争汗位将主力撤回,致使留下的将领怯里不花只带了一支孤军,但以往一直摧枯拉朽的蒙古人终于遇见了敢于抵抗的劲敌。

此消彼长,比起马穆鲁克的欣欣向荣,十字军已经是日暮西山,如果基督世界的骑士们没有那么贪婪和自私,完全不会形成现在这样龟缩阿卡一角的局面。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圣殿骑士)

骑士制度的产生,和当时欧洲大陆的公国制密不可分,各领主与日本战国时代的大名一样,或为保卫领土、或为扩张疆域,都积极蓄养战斗人员,从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职业军人。新渡户稻造在《武士道》里,曾详细阐述了日本武士和西方骑士的共同点,因为职业特性,这个群体要求必须忠诚、勇敢,强调责任感,优秀的战斗人员还要具备仁慈宽厚的心灵。《天国王朝》里的贝里安展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品格,悲天悯人、以保护天下苍生为己任,所有西方传说中,骑士楷模以亚瑟和罗兰为最。英格兰的红十字旗叫圣乔治旗,而圣乔治就是十字军骑士,东征时战死在巴勒斯坦,被尊为英格兰的保护神,耶路撒冷有个圣乔治教堂,英军在巴勒斯坦签署和平协议时,就专门指定在这个教堂进行。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医院骑士)

现实生活中,骑士们的表现差强人意,他们在巴勒斯坦所为,和日本军人当年在中国所表现的贪婪、残忍别无二致,毫无风度和人性可言。

在十字军东征时期,逐渐形成了三个主要的军事团体,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的大本营就设在阿卡。因为这个军事团体随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红胡子巴巴罗萨东征时,倒霉的巴巴罗萨还没到达目的地就淹死了,这个团体滞留在阿卡后,仿圣殿骑士团制度,也相应组织了条顿骑士团。在阿卡,西方基督徒们历次东征都在充实着这里的军事力量,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不但完善了阿卡古城的城墙防御系统,临走时还留下了100名法国骑士。以阿卡城市的规模,100名骑士已经是很大的当量,路易九世回国后,定期给阿卡的军事机构汇钱,作为整个王国的国防资金。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右侧为条顿骑士)

这三大团体左右着十字军王国的政治走向,为了独占利益而相互掣肘、倾轧,导致力量被分散,领地被穆斯林相继蚕食,最后全部被逼到阿卡这个港口城市。

现在,他们终于跪在同一个十字架前,为自己的命运祈祷了,面对城外气势汹汹的马穆鲁克军团,大家都清楚,已经到了基督徒们最后的时刻。这是对他们以前不团结行为的惩罚,上帝已经抛弃了他们。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通向海门的暗道)

中世纪的阿卡城,只有两个门,除了东北角的陆门,就只有南部的海门。而海门旁,骑士们修建了一条350米的秘密隧道,战斗前,骑士们将妇孺儿童从这个隧道转移到船上送走了,这一刻,他们体现了骑士精神。已经没有船了,剩下的人只有和穆斯林决一死战。这些骑士,很多都出生在巴勒斯坦地区,对西方人来说,他们已经是东方人,但他们内心中,又认为自己是西方世界的护卫者。在穆斯林的眼中,他们只是侵略者、异教徒,是真主必须惩罚的对象。阿卡城终于陷落,所有十字军骑士战死,基督世界在巴勒斯坦最后一块阵地消失了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从此,基督世界的阿克里(Acre)消失了,伊斯兰世界的阿克(Akko)出现了,马可波罗再没有到过这里。

现在轮到穆斯林来保卫阿卡古城了。

热那亚人、威尼斯人、波斯人、阿拉伯人、突厥人在这里熙熙攘攘,商队的驼铃声依旧,来自东方的瓷器、丝绸、香料和茶叶在这里被运上船,由威尼斯、热那亚商人运往西方世界,它战略重地的作用减弱了,商业中心位置依然没变。变化的是小城风貌,清真寺宣礼塔渐渐多了起来,整个城市的上空也开始频繁地出现穆斯林祷告的声音,和着鸽子发出的咕咕声,市井小贩的吆喝声中,阿拉伯语成为主流。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驿站)

在丝路的商业作用日趋明显,喧闹的市场成为小城最热闹的一角,而小小的阿卡城里,竟然出现了四家驿站,其中Khanal—Umdan驿站可以同时接待几百人,这些驿站和笔者在印度住过的驿站形式相同,都为城堡式,四方形,中间为一空地,四边为宿舍,公用洗澡间、公用厕所。从这四个驿站,可以想象,善于经商的穆斯林统治下的阿卡,不但没有衰落,反而更加确定了商业中心的作用。

和平了几百年后,1799年,阿卡古城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战争。一个影响欧洲的划时代人物登场了,他就是时年29岁的拿破仑,这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携占领开罗的余威,杀气腾腾地奔向阿卡城。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拿破仑时代,年轻人靠在战场上的表现擢升是一个实现自身价值的快速通道。中世纪时,特殊的社会结构使出身不好的人,只能选择碌碌平庸,不是和土地打一辈子交道,就是当学徒学一门手艺,而年轻人又往往是燥热的,冲动的,渴望建功立业的。司汤达在《红与黑》里,对这种现象做了深刻的描写。因此,拿破仑时代,只要有人登高一呼,自然从者如云,战争给了很多野心勃勃的年轻人飞黄腾达的机会。到达巴勒斯坦的拿破仑,此时内心也将自己定位为东征的狮心王,或是远征的红胡子了,十字军心态已经在欧洲人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一万三千名士兵加八百头骆驼,拿破仑先攻占了雅法,并毫无人性地屠杀了二千四百多人。阿卡城的守将,是奥斯曼帝国巴勒斯坦地区军事领导艾哈迈德贾扎尔,他有个著名的别号“屠夫”,这个屠夫以残忍好杀出名,就这样,残忍的拿破仑遇上了残忍的贾扎尔。拿破仑在雅法的行为,没有让阿卡守将胆怯投降,反而坚定了他战斗的意志。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在阿卡城的外围,拿破仑取得了胜利,然后开始围城。阿卡城的特点是,北面是陆地,其他都被地中海包围,没有强大的海军,无法对阿卡实施有效包围。正巧,屠夫的朋友,法国的利益争夺者,英国皇家海军在这里,于是,拿破仑的噩梦开始了,在英国海军的帮助下,屠夫打退了拿破仑一次又一次进攻,法军损失惨重,死亡一千多人,伤病二千多人,拿破仑见势不妙,自己先行回法国了,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克莱贝尔将军,导致将军愤怒地咒骂:“那个屁股沾满屎的混蛋抛弃了我们”。但不知情的法国人却给了拿破仑最高的礼遇,并为他写了一首颂歌《向叙利亚进发》

十字军堡垒——阿卡城

千百年来,阿卡的古城墙,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屠戮、一支又一支的队伍,十字军、穆斯林骑兵、马穆鲁克军队、奥斯曼土耳其军团,迎来送往,对古城而言,都是过客,狮心王理查、长腿爱德华、路易九世、马可波罗、拿破仑都在此地留下印记,最终,这些当年名声赫赫的英雄人物也成为历史,古城依旧在,这个以色列第一批世界文化保护遗产,欢迎着各国到来的游客,无言地向他们讲诉着自己的前世今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